河北小村4000多個故事傳承數百年:能講一千零一夜

時間:2017-10-24 05:02 來源:未知 作者:木木

王發禮、侯果果、靳瑞菊(左起)在一起交換故事。

  河北小村莊4000多個故事傳承數百年

  耿村的故事能夠講一千零一夜

  距離省會石家莊四十多公里,有個以故事聞名的村莊??耿村。這個1300多人的村莊,上至八旬老人,下至四五歲的小孩,故事張口就來。從開天辟地的神話,到各朝代的奇聞逸事、民間傳說,到抗日戰爭、解放戰爭的故事,再到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的新生活,耿村流傳的故事無所不有, 耿村也因此享有“中國故事第一村”的美譽。

耿村“故事墻”。

  文化普查查出“富礦”

  孔子借糧、文王吐子、興師問罪、寸草春暉、張果老倒騎毛驢……走進耿村,從廣場走廊到道路兩旁的農舍,磚墻上的圖畫故事讓人一路應接不暇。

  靳春利的家離村口不遠。一早聽到記者敲門,靳春利以為是來村里聽故事的游客,“你看我家一早就開著門,因為時常有游客來,也有來采風的、考核的”,他看著記者,話語間透著自豪。靳春利是耿村民間故事協會會長,他家院子很熱烈,素日里是鄉親們講故事嘮閑篇的小據點。

  耿村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小村落到入選國家級非遺名錄,成為名頭響當當的“中國故事第一村”,土生土長的耿村人靳春利是推動者之一。

  他告知記者,耿村人講故事的風氣有數百年之久。相傳耿村建于明初,因明太祖朱元璋的義父耿王(耿再辰)掩埋于此而得名。這里地處山西陽泉到山東德州的交通要道,每年農歷四月的耿王廟都會吸引各路商賈。康熙年間,耿村成為貿易集散地。客商帶來了各種貨物,也帶來了他們的所見所聞和各地的民風民俗。耿村人外出經商、當兵、游歷,也帶回了他們聽到的故事和傳說。天南海北的故事在這里聚集,愛講故事的耿村人口口相傳。

  上世紀八十年代,喜好文學的靳春利向藁城文化館報告了耿村故事的信息,專家們發現這是一座民間文學的富礦。在全國民間文化普查中,“故事村”揭開了神秘面紗。1987年至2015年,閱歷12次大型民間普查,在耿村發現能講50個故事以上的大中型故事家100多人。靳春利的父親靳正新能講800多個故事,生前被結合國教科文組織和中國民間文藝家協會授予“中國十大民間故事家”名稱。

  現現在,耿村故事家有50多人,其中能講一百個故事以上的20多人。

  耿村有多少故事?經過專家普查,共征集到了4000多個故事,整理了6300萬字的文字,編印了5卷《耿村故事集》、6卷《耿村一千零一夜》,公然出版了由耿村故事家講述的7本故事專集,以及400多萬字的研究性著作《耿村文化大觀》。

  他們都是有故事的人

  哪些人最會講,他們愛講哪個類型的故事,各有什么特色??這些年一心撲在耿村故事上的靳春利摸了個透。“故事太多了,神話、民間傳說、動植物寓言、人物傳奇、奇聞逸事,無所不有。還有很多現編的新故事,身邊產生的事,有意思的、有意義的,都是故事素材。”靳春利說,鄉親們講故事也各有各的特色,比喻說有些故事口口相傳大伙兒都會講,有的擅長抖累贅,有的動作豐盛邊講邊演惟妙惟肖,不同的人講起來還真就不一樣。大家伙兒經常聚在一起賽故事,比比誰的故事新,誰講得更好。

  講故事、聽故事是村民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,拉家常用故事,教導子女用故事,勸導本人用故事,勸解別人也用故事。

  為人處世的道理,故事一講就清楚。靳春利有聲有色地講起來,“有個老頭,老伴去世早,他把三個兒子撫育成人,都成了家。有一天,一家人一起吃飯,三個兒媳婦都搶著把面條盛到自家男人的眼前,鍋里湯多面條少。老頭說,每個人說一句詩,說完了再吃飯。老大說,吃飯還是家常飯;老二說,穿衣還是粗平民;老三說,知冷知熱仍是恩愛妻。李老漢長嘆一聲,要是你娘還活著,我這碗面沒這么稀。”一碗面條的故事勸善勸孝,生動滑稽。

  年近八旬的白叟侯果果來串門,聽到這里也來了興致,現場講了一段故事。老人固然年紀大了,講起故事來卻是神采飛騰,聲音特殊響亮。

  侯果果和丈夫張才才一個是省級非遺傳承人,一個是國家級非遺項目傳承人,兩人還出版了故事合集。作為耿村有名的故事夫妻,老兩口曾被邀請去央視錄節目。去北京的火車上有一段小插曲:坐在旁邊的乘客據說侯果果因為會講故事要上央視,就請她現場講一講一飽耳福,成果聽入了迷忘了下車,多坐了一站地才發現。

  講故事這么多年,讓老人特別有造詣感的是,故事不僅是生活的調味品,也是生活的光滑劑,自己靈機一動現場施展的段子,還能幫別人消除壞情感,化解矛盾。“有一年我回娘家。街坊兩口子吵架,女的活力了,三天不下地。到她家一看,床上躺著呢。我往桌邊那么一站,講做饅頭的故事,招呼她‘發面了,快點起快點起(面發動來)!’她一聽就樂了,笑著下了床。”這個勸法話不多卻很管用,對方不會認為尷尬,經這么一勸也有了臺階。

  走出田間地頭走出國門

  在村民眼中,會講故事是最稀松平凡的事,他們沒有想到,這些鄉間故事還走出了“國門”。

  1989年在匈牙利布達佩斯召開的文學年會上,中國民協副主席賈芝特別介紹了耿村民間故事普查及耿村故事家群,翻開了耿村與世界文化交流的大門。耿村民間故事也從這時起,吸引了國內外眾多學者游客的眼光。

  靳春利告訴記者,美國女媧故事講述團2002年開端多次來到耿村交流,“其中一次印象特別深,跟他們一起來的還有一個因為耿村故事特地回鄉的17歲華僑女孩。”女孩在美國長大,老家在河北石家莊,但從未回來過。一個偶爾的機遇,喜愛民間故事的她在課本上看到了民間故事村耿村,并得知耿村是河北的一個小村莊。當時關于耿村的報道很少,她問過父母,但他們不知耿村在哪里,于是給老家的小姨打電話。小姨找到市文聯一問,耿村離石家莊市只有四五十公里。這個消息讓女孩非常激昂,她決議立刻要回來看看,看看老家,看看神秘的故事村。于是,她作為女媧故事團的聯系員先行來到耿村,在這里過了一個特別有意義的中秋節。耿村民間故事逐漸在世界舞臺上嶄露頭角,美國、德國、日本、韓國等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學者紛至沓來。

  “故事家庭”接力傳承

  讓歷史悠久的耿村故事更好地傳播下去,是耿村人的心愿。

  侯果果告訴記者,不僅她和老伴兒愛講故事,兒媳也是一個中型故事家,今年17歲的孫女性格爽朗,故事張口就來。

  今年63歲的靳瑞菊,一家三代都是故事家。她的母親是孫勝臺,名聲在外,曾屢次給專家團隊講故事,是耿村女故事家的代表。靳瑞菊的三個女兒,有兩個是故事家。

  55歲的王發禮是市級非遺傳承人。他從小就常常到大伯家聽故事,“大伯是大故事家,能講四五百個事故”。除了家庭傳承的故事,王發禮的故事起源還有外出打工時的所見所聞。他講的故事往往短小精干,活潑幽默,又能與城市生活接洽起來,很有時代氣味,成為耿村中青年故事講述家的代表。王發禮的妻子善于講故事,她的母親是一名大型故事家,許多故事從母親那里傳承而來。現在,王發禮的女兒在晉州經營一家熟食店,耿村故事幫她吸引了很多顧客,“不少人是奔著聽故事來的”。

  故事夫妻、故事家庭是耿村故事傳承的一大特點,血緣和姻親關聯成為故事傳承的鏈條。 在一代又一代的傳承中,耿村的故事流淌成河,酷愛民間文學的年青一代,肩負起耿村民間文學的希望和未來。

  本報記者 趙曉路 文并攝

海南4十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