樂視陰云未散,酷派總部舊改“求援”深圳地產商

時間:2017-10-23 02:51 來源:未知 作者:木木

  三年前的7月18日下午,深圳剛剛下過一場大雨,郭德英揮舞鐵鍬為深圳高新區北區整體改革項目培土奠基。

  那時的郭德英仍是酷派的董事長和(101.5, 0.70, 0.69%)實際掌握人,酷派總部也是高新區北區改造的重點項目。

  郭德英設想,在舊改完成之后,這個總體量20萬方的舊改項目將成為酷派寰球的研發總部,未來將聚焦前沿性技巧和產品創新,好比5G技術,推動酷派走向全球化和規模化。

  那時候,郭德英和酷派還有著“國產4G第一”、“2016年銷售五百億”的巨大目標。

  然而,事件的進展并未完全依照郭德英的設想。在閱歷了聯姻360、郭德英退出、易主樂視、CEO劉江峰出奔等一系列變故后,酷派的業績開端持續下滑,甚至陷入巨額虧損地步。

  2016年底,大股東樂視資金危機爆發,酷派被徹底拉入泥潭。在承受樂視資金鏈危機的牽連后,深陷泥潭的酷派在10月17日給出了一份自救方案。

  郭德英昔日揮動鐵鍬的這片土地,成為了這個老牌手機商的救命稻草。該日,酷派集團(0.72,0.00, 0.00%)有限公司(02369)發布公告,宣布將與深圳地產商合作開發酷派信息港城市更新項目。

  此舉也坐實了兩個月前“酷派賣地求生”的傳言。與8月份傳京基地產、碧桂園(12.48, 0.18,1.46%)全面接盤有所不同,此次拿下這一舊改項目標是深圳本土開發商星河地產,雙方目前協作的也并非酷派旗下所有地產項目,而僅僅是深圳南山科技園的總部舊改項目。

  百億舊改求援

  酷派信息港位于深圳高新產業集合地南山科技園內,為酷派總部所在地。2012年,酷派信息港舊改項目被列入《2012年深圳市城市更新單元打算第二批方案》,兩年后的7月18日,項目正式奠基。

  郭德英在奠基儀式上做了種種假想,在他看來,酷派信息港要知足未來研發總部對軟件、硬件的高要求、高標準,“可以與國際一流品牌谷歌、微軟、蘋果等媲美。”

  據懂得,酷派信息港項目總拆除用地面積為3.29萬平方米,規劃容積率7.2,總建筑面積總計20.14萬平方米。其中,產業研發用房面積17.5萬平方米,占總體量的87%;另含產業配套用房建造面積2.23萬平方米、配套設施4500平方米。

  項目分為三期進行。其中,一期建設用地1.26萬平方米,將建設三棟20層的辦公樓,總修建面積12萬平方米,預計可包容上萬員工。目前,項目一期工程已建設至地上十層,處于停工狀態;二期為城市更新項目,尚未拆除;而三期為曠地。

  星河地產“空降”后,雙方將進行分工配合,酷派負責供給取得土地使用權前的費用,星河地產則負責項目的整體開發建設。

  詳細而言,酷派將負責辦理城市更新申報立項、計劃審批、實施主體確認、繳納土地使用權地價款項及稅費等,土地平坦后將移交星河地產;而星河地產將全權負責工程的勘探、設計、辦理相關報批報建手續,以及工程實行階段全部工作等;另外,星河地產需要負責該項目全體專案建設費用,并且在取得施工許可證後三年內完成建設,并交付應用。

  項目建成后,星河地產將與酷派將按照項目全部新建成物業6:4的比例進行權利調配。據此,星河地產和酷派未來可分離分到12萬平方米、8萬平方米的物業面積。

  若以當前科技園片區寫字樓6萬元/平方米左右的價錢測算,酷派信息港的總貨值可達120億,酷派對應的貨值為48億左右。

  中國綜合開發研究院旅游與地產研究主任宋丁以為,產業方和地產商的合作是一個趨勢,能夠聯合雙方優勢各自施展,“酷派信息港是產業用地,而星河地產有較多的舊改和產業地產開發經驗,可以更好地打造這個項目。而且地產商資金比較寬裕,全權交給他們開發也能下降酷派的資金壓力。”

  樂視系賣地自救

  除了上深圳南山總部項目外,酷派在東莞松山湖、西安高新區、廣東河源等地還有不少的地產項目,這些土地資源加起來價值近百億。

  對于處在資金泥潭的酷派而言,土地價值的釋放關乎到了酷派的下一步。自去年底樂視危機以來,酷派的資金鏈開始受到連累。于今年,酷派暴發了銀行索債、大規模裁員等危機,高層頻頻變動也讓這家公司動蕩不堪,其手機銷量一路下滑。

  3月31日,酷派無法正常刊出年報,開始進入長達7個月的停牌期。截至10月20日,酷派的股價仍停留在0.72港元/股,總市值僅36.24億港元,其市值較樂視危機爆發之前跌去一半。

  酷派的財務狀況更令人堪憂。依據5月31日刊發的2016年財務資料,酷派于2016年間取得營業收入79.94億港元,同比下滑45%;凈利潤則獲得42.29億港元的虧損,而2015年同期則為盈利22.77億港元。這也是酷派有史以來最大的一次虧損。

  在資金難以為繼的情形下,酷派采取了和控股股東樂視一樣的方法,通過地產項目的放售來緩解當務之急。此前,樂視曾賣掉在建總部大樓,并意圖銷售世茂工三等項目來緩解資金問題。

  今年7月左右,在時任CEO劉江峰的運作下,酷派開始醞釀賣地套現。劉江峰曾對外表現,酷派有價值將近100億的土地資源,不少地產商很感興趣。

  碧桂園、恒大、融創都曾意圖接盤酷派名下土地。而今年8月,更是有消息稱,深圳地產商京基要入股酷派,甚至傳言酷派國內業務將轉型為房地產。

  一位酷派的前員工泄漏,“之前公司和京基確切有過洽商,都走到了交定金的一步,但后來不知道為什么擱淺了。”作者就此向京基地產求證,但對方未予置評。

  有說法稱,劉江峰賣地一事難以推動乃受到了內部阻力。劉江峰已于8月左右離任,酷派“老臣”蔣超全權接任。酷派副總裁杜金彪介紹,這位長期掌管酷派財務的“老臣”回歸后,酷派資金緊張的局勢有所緩解。

  而從目前來看,酷派并沒有放棄賣地求生這一計劃,引入星河地產也許只是籌集資金的第一步。但是,酷派的資金缺口畢竟有多大? 賣地錢是否只是無濟于事?

友情鏈接:
海南4十1